您的位置:主页 > D家生活 >新技术摘脑瘤更乾净‧清醒开颅免伤脑功能 >

新技术摘脑瘤更乾净‧清醒开颅免伤脑功能

2020-07-132020-07-13D家生活D家生活


(吉隆坡.蕉赖讯)传统脑瘤切除手术是在全身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但是由于病患没有意识,因此医生无法在手术中判断是否弄伤了病患的语言区和运动区,这升高了术后瘫痪及失语的风险。今年2月,国大医药中心完成了首宗“清醒开颅手术”(Awake Craniotomy),即在病患清醒的情况下摘除脑瘤,借着病患的现场反应而确认大脑禁区,继而降低误切重要功能区的风险。这项手术由国大脑神经外科副教授拉梅兹(Ramesh)医生率队执行,队员包括脑神经外科医生杜长征及三姆加拉惹(Sanmugarajah)、脑神经放射科莎希舜(Shahizon)副教授及莎再丽娜(Syazarina)医生和麻醉师依沙(Esa)医生。拉梅兹医生指出,很多人以为,要病患在手术中保持清醒是件很残忍的事,但是在清醒开颅手术中,保持清醒让医生更能监测及保存病患的脑功能。降低误切风险“虽然目前的造影技术如磁力共振造影(MRI)可以揪出脑瘤位置,但是準确度还不够,因此单凭MRI来做脑部手术,就如同在埋藏地雷的地区行走,只要差一毫米,就能导致病患部份脑功能残疾,例如无法说话或思考。”他强调,大脑自我痊癒的功能并不是很好,如果脑神经受损,就无法修复,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清醒开颅手术的研发,是为了能在最大限度内摘除肿瘤(确保切得更乾净),并在不伤害或轻微损伤周遭正常脑组织的大前提下,为病患保存最佳的脑功能。”对于良性脑瘤,手术的理想切除标準是将病变以及有可能被病变侵犯的组织全部切除,而恶性脑瘤理想的切除标準是手术后在影像学上肿瘤消失。当然,由于受到肿瘤发生部位以及人体对于肿瘤识别能力的影响,有些肿瘤的切除还做不到这一点,如发生在语言中枢与运动中枢的肿瘤。为了保证患者语言与运动的能力,有些肿瘤只能做到近全切除或大部份切除,因此有者手术后需要接受进一步放射治疗以及药物治疗。他解释,虽然功能性MRI可以显示运动及语言区域,但它可能无法精準标靶重要区域,因此医生会在病患清醒时直接电刺激大脑以作定位,这也是最值得信赖的脑神经保存方式。“清醒开颅手术最吸睛之处是病患能在手术进行时,对医生的指示给予反应,医生再根据回馈行事。”他说,在手术进行当儿,医生会根据重要的病肇,指示病患做一些简单的动作,如果有关动作有异或功能失常,那幺医生会马上停止手术。开颅及缝颅都须麻醉拉梅兹副教授披露,虽说此为清醒开颅手术,但是麻醉师在手术中不可或缺,因他得在开颅前给予病患全身麻醉,并在开颅后让病患恢复清醒,以进行肿瘤切除手术。手术后,又得再度麻醉病患,以让医生缝合头颅。“开颅及缝颅都须要麻醉,因为头皮及颅骨膜(覆盖骨的组织)对痛很敏感,而大脑则不会,这也是为何在切除脑瘤时可以不用麻醉。”他补充,这项手术除了用来摘除长在脑功能区的肿瘤,它还适用于脑动静脉畸形(AVM)及癫痫症。脑功能区涵盖沟通、感知、相互作用及运动,掌控着感觉、肢体及语言功能,让人可以正常生活。询及手术併发症,他说若操刀者经验不足及技巧不熟稔,病患有可能会在术后瘫痪或癫痫。“这项手术历时6至7个小时,其中包括在清醒阶段切除脑瘤的1小时半。至于手术费用,由于国大医药中心属于半政府性质,因此获得医药津贴,病患只需付2000至3000令吉,但这不包括药物及住院费用。”欲知更多详情,可通过电邮([email protected])联络国大公关部的诺玛哈妮(Normahani)小姐。患者仅切瘤时清醒居住在雪州梳邦的31岁脑瘤病患依斯(Is)在记者会上,与媒体分享了他患病及接受清醒开颅手术的经历。他忆述,今年1月23日,他在上班期间身体左侧突然发麻动弹不得,他只好苦撑到附近的诊所求医。他说,普通医生为他做检查后,也发现情况不妙,便把他转介至大医院,由于他的工作地点非常靠近国大医药中心,他因而选择到国大脑神经科挂诊。经过详细问诊及检查后,医生诊断出他大脑前额有一颗肿瘤,处于第二期,需要手术切除。问他为何会被脑瘤盯上,他说家里没有癌症家族史,而且一向来也没有甚幺大病,“后来我想了想,也许是环境污染吧!我是一名工程师,时常得在工地走动,可能因此而吸入很多有害物质。”“确诊病情后,医生问我是否要做清醒开颅手术,因为这项手术的效果比传统脑瘤切除术来得佳,但有说明这是该院首宗。”他坦承当他听到要在动脑部手术时保持清醒,而且还是该院首次做这项手术,他确实感到害怕,还好医生有向他解释清楚整个程序,并给予他辅导,他才鬆下来。“原来并非全程手术都是清醒的,只有在切除脑瘤时我是醒着,其他时候我都在昏睡中。”2月4日,依斯被推进手术室,展开了清醒开颅手术,“当我打开眼睛时,我第一个看到的是依沙医生,而他正在监测我的状况,当一切稳定时,拉梅兹医生一边为我切除脑瘤,一边和我沟通。我遵照他的指示动手指及脚趾,1个半小时后我再被麻醉,因为医生们要把我的头颅盖上。”手术后一切状况良好,肿瘤也切得很乾净,只是他的左手没有甚幺力,因此得进行物理治疗,并且勤做运动,但这些对他而言都不是大问题,因为成功存活比任何一切来得重要。他特此感激国大医药中心、家人及上天对他的支持及祝福。/良医‧报导:唐秀丽‧2013.05.3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