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D家生活 >一例一休修法大漏洞:95% 企业违规不处罚 >

一例一休修法大漏洞:95% 企业违规不处罚

2020-06-142020-06-14D家生活D家生活

一例一休修法大漏洞:95% 企业违规不处罚

钟摆效应,在物理学上是指,当钟摆滑出的一端越高,荡到另一端的位置也会越高。10 月底劳动部预告将修正的劳基法「一例一休」相关条文,就出现类似现象:从一例一休实施以来,老闆的大反弹,摆荡到修法案公布后,换劳方大惊失色。

例如,将每月加班时数上限从 46 小时放宽到 54 小时,劳动部草案提出两版供外界反映意见,其中乙案有加上 3 个月总计不得逾 138小 时(即平均每月仍 46 小时)的门槛,甲案则未设其他门槛,比工商团体预期的还要宽鬆,在被劳方痛批「资方要 5 毛、政府给 1 块」之后,赖清德又在数日内踩煞车,不等草案预告期限截止就抢先宣布採用乙案。

推行新政岂是玩物理学,将政策从一极端摆向另一极端,摇得人民头昏脑胀,失去平衡?

为劳方争弹性?
仅 5% 企业守法做劳资协商

一例一休制度原本的设计,确实过于複杂、严苛,让劳方想安排连假、资方想调度人力,都失去弹性。而且,当政府只用一部劳基法,就要规範百工百业的劳资关係时,随着经济形态演进,法令绑得越死,不合时宜的荒谬性就会越高。

比如,工时限制可用来保障大立光工厂作业员,在机台前重複性的冗长工作后,获得休息,却可能让 Google 创意人员,在灵感来临时得要打卡下班,无法按自己步调完成工作。因此,若要劳力工作者和脑力工作者、有议价能力和无议价能力的劳工,全都绑在一部法律中,保持弹性是必要条件。

但赖清德 9 月任阁揆以来,积极督促劳动部推出的这套修正案,却因为罔顾了一项台湾职场现实,使其表面上同时赋予劳资双方弹性,但多数情况下恐只有资方才享受到弹性。

让修正案「摆过头」的关键字,叫做「劳资协商」。劳动部五大修法重点中,有 3 项关于延长工作时数、日数的规定,企业要实施的前提都是「经工会同意,无工会者经劳资会议同意」。

《商业周刊》在今年以来的相关报导中,已经一再指出一个事实:全台约 140 万家企业中,根据劳动部统计,只有 5,400 多家企业成立工会,7 万 2 千家企业有劳资会议(依今年第二季底最新统计)。亦即,在劳基法早就规定各种加班情况都须经劳资协商下,却只有约 5% 企业开过劳资会议,等于其他 95% 的企业要不未曾加班,要不都是非法加班。

为资方护航?
违法加班首次被抓罚款偏低

劳基法未强制企业成立工会,但规定无工会的企业都应设置劳资会议,违规者,没关係,不处罚。至于各种违法加班的处罚,则笼统规定在 2 万至 100 万元的罚金範围内,由各地方政府决定罚多少。以台北市政府发布的统一裁罚标準为例,未经工会或劳资会议同意而加班,第一次被查到,罚 2 万至 15 万元,连续第 5 次被查到,也只罚 30 万元。被罚的风险和成本都太低。

简言之,现行的劳资会议规定只对 5% 的守法企业有效,但政府宣称劳资双方都有弹性的修法案,立足点却是在 95% 企业不守法的现实下。

赖清德提出的第一份施政方针中,写着他要「提升筹组工会意识、建立劳资自主协商能力」。但这次的修正草案中,没有任何一个字与此有关。

其实行政院前院长江宜桦也在施政方针中提过「强化劳资协商环境」,结果劳动部的做法是「办理团体协约说明活动,超过 500 人参加」,绩效达标。

德国是劳资协商最健全的国家,法律详细规定了工时、薪资、休假等事务的协商内容,以及劳资意见不合时如何交由第三方仲裁、上法院。劳资会议每週、每月开成了习惯,带来有效率的成果,甚至在 90 年代让劳方为了因应东欧劳力的竞争,而自愿降薪保留工作机会,被学者指为近年德国失业率低、经济表现佳的重要背景。

一例一休让台湾付出了重大的社会成本,企业因无缓冲期而被迫赶紧调适複杂的新制,商店以人力成本上升为由涨价。如今,政府要取消窒碍难行的法令,却又矫枉过正,并且为德不卒,毫无改善劳资协商机制的诚意。

事实上,连劳动部这次预告修正草案,竟只给民间 8 天的反映期,违反现任国发会主委陈美伶在去年 9 月行政院秘书长任内所颁布的命令:法令草案应至少公告周知 60 日,以让各界充分表达意见。

政府带头违规,难怪劳基法条文看似严厉,实际却是造假文化盛行。看来执政者也该担心政治学上选民会不会荡开的「钟摆效应」了。

相关文章